随便看看吧

粮贩子因“无证”被判刑!究竟谁之过?

来源:cjsczzs    发布时间:2019-12-29 19:05:22

据新华社73日报道,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农民李某,因无证无照收购玉米价值达21万余元,近日被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院一审判决犯非法经营罪,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万元。

 


事件一经报道,李某的行为是否应该判处非法经营罪以及粮食收购许可制度引发争议。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表示,判处非法经营罪虽形式上于法有据,但应该进行实质性审查,即李某行为是否扰乱了市场秩序。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副院长郑风田则认为,粮食收购许可制违背了基本实际和农民利益,不利于国家农粮市场改革,应予以废除,实行备案登记制即可。

无证收购21万玉米获刑

新华社报道称,201411月至20153月间,李某在未经粮食部门许可及工商行政机关核准的情况下,从周边农户手中非法收购玉米,非法经营数额达到21万余元。李某随后将非法收购的玉米陆续卖到巴彦淖尔市粮油公司杭锦后旗分库,非法赚取利润。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违反国家《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的规定,非法经营玉米收购,非法经营数额达到21万余元,数量较大,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万元。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由国务院于2004526日发布,20137月进行了修订,并于今年2月进行了部分修改。其总则称“为了保护粮食生产者的积极性,促进粮食生产,维护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维护粮食流通秩序,根据有关法律,制定本条例”。

 

根据条例规定,粮食,是指小麦、稻谷、玉米、杂粮及其成品粮。条例第九条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等规定办理登记的经营者,取得粮食收购资格后,方可从事粮食收购活动。

 

另外,条例第四十一条规定未经粮食行政管理部门许可擅自从事粮食收购活动的,由粮食行政管理部门没收非法收购的粮食;情节严重的,并处非法收购粮食价值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专家建议废除收粮许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表示,根据《刑法》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应判处犯非法经营罪,《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由国务院制定,属于国家规定,李某显然违反了国家规定。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九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扰乱市场秩序,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阮齐林表示,李某收购粮食经营数额超过五万,临河区法院的判决是于法有据的。

 

但阮齐林同时也表示,非法经营罪有一个实质要件,就是扰乱市场秩序。李某收购粮食,虽然没有得到许可,形式上属于非法经营,但如果不仅没有扰乱市场秩序,反而对粮食市场是有益的,实质上达不到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也无需追究刑事责任,工商部门进行处罚即可,所以对李某的行为应该做一个实质性的审查。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副院长郑风田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粮食收购许可制是计划经济下的产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相关规定应该进行修改。

 

郑风田认为,应该废除粮食收购许可。他认为许可制违背了基层实际,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政府鼓励农村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为农业生产产前、产中和产后服务,收粮就是产后服务。

 

“法规强化了粮食部门的利益,但不利于了农民利益和国家农粮食市场改革。”郑风田认为,废除许可后,收购粮食进行登记备案即可。

评论:“收购玉米”获罪是个黑色幽默

因“无证购粮”获罪,跟时代的进步诉求格格不入,它只会强化本就不合理的粮食系统行政垄断经营。

 


据新华社报道,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农民李某,因“无证无照”大量非法收购玉米,涉及金额21万元,被当地法院判决构成“非法经营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万元。

 

此事日前经报道后,引发轩然大波。很多网友大跌眼镜,误以为穿越到1986年那个打击“投机倒把”的年代。也有人认为,应坚持“违法必究”,既然《粮食流通管理条例》规定,收购粮食应该取得行政许可,李某没有取得许可就收购粮食,当然是违法的。

 

但是要追问的是,收购粮食必须取得行政许可,这是否合乎改革本意?通过刑法追究李某这样的“小粮贩”,是否固化了粮食系统的行政垄断?就个案来说,李某收购百余吨玉米的行为,即便行政违法,是否应该上升到刑事犯罪的高度?


《粮食流通管理条例》逐步修订改进是趋势

200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规定,“从2004年开始,国家将全面放开粮食收购和销售市场,实行购销多渠道经营”。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当年制定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虽然写道:“国家鼓励多种所有制市场主体从事粮食经营活动”,却仍留了个尾巴:“取得粮食收购资格”后方可从事粮食收购活动。

 


哪怕在2013年以来经历了若干轮“放权改革”,收购包括玉米在内的粮食应取得行政审批,仍没出现大的松动。今年初《粮食流通管理条例》修订后,也仅顺应公司登记制改革的大趋势,将之前的粮食收购“先取得许可证,后办执照”,改成了“先办执照,后取得许可证”。

 

应看到,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粮食的“统购统销”是僵化的计划经济的典型代表,在改革开放后,粮食统购逐渐瓦解。可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的“全面放开粮食收购”改革愿景,至今没能实现,这不能不让人怀疑,粮食系统部门利益太根深蒂固。


废除粮食收购许可证不能再拖了

而事实上,像王力军这样无证在收购粮食的农民,全国各地数不胜数,甚至都成了粮食收购主力军之外的又一支“主力军”。虽然他们名义上确实“违法”了,但实际上却为国家的粮食收购工作在默默做着贡献。当然,还是“法律的归法律,情感的归情感”为好。不过,既然那个《粮食流通管理条例》被许多学者认为存在“浓厚的旧体制色彩”,那么就要尽快重新修订才行,不能让这个实际上过时了的“条例”仍在阻碍正常的粮食流通。


 


目前,单靠国家或一些有实力、有经营资质的大户收粮,根本不可能满足粮食大量增产后的收购,尤其是玉米。而像王力军这样有经验的农民,就恰好填补了这一空缺。这样的小个体户,其收粮的价格也不可能太高。他们都有灵活多变的特殊优势,熟悉行情,能把那些无法消化的低价粮收购上来,再通过他们特有的渠道再销售出去。


而且,这样的经营方式风险很大,又很吃辛苦;王力军们事实上就是在帮国家解决粮食滞销问题。因此,要说处罚,法律上说得通,但既然知道法律滞后,就要修改,别做这种法律有规定却伤农民心的事儿。“粮食专营”早该被淘汰,其规定的粮食价格都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这也成为目前中国粮食过剩的一个主要原因。

 

由此可见,王力军无证收粮被判刑,违法的不仅是他自己,还千千万万“逍遥法外”的其同行、粮站,乃至粮食主管部门,因为这些部门都与王力军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处罚王力军,与法合理,与情相悖,因为粮食部门就是在“纵容”他犯法。所以,尽快废除不合理的“粮食专营”条例,乃至废除粮食专营体制,就该是接下来应该做的。


信息综合自澎湃新闻网(上海)、新京报、齐鲁网、中国乡村发现

◆ 编辑/排版:李斌 陈蓓蓓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