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吧

我正洗澡,嫂子闯了进来...

来源:lishizhenjingni    发布时间:2019-04-14 18:31:17

  秦风一脸傻笑,在打谷场忙碌。


  就在昨天晚上,他正在洗澡,可人嫂子李秀儿,突然闯到了浴室中。


  “我拿个东西!”身材姣好的李秀儿,俏脸通红,冲到浴室里面的架子上,拽下一块黑色小布片!


  然而,可人嫂子冲的太猛,他都没有来得及关喷头;大量清水冲在她丰满的身子上,把白色的衬衣都打湿了。


  等可人嫂子拿了那块小布片冲出来时,湿漉漉的衬衣下,丰满若隐若现,甚至都能看到......!


  砰!


  “啊......!”


  慌乱的可人嫂子,不小心擦到,眼看就要摔在地上,秦风猛地揽住她的小蛮腰:“嫂子......!”


  精光的身子,感受着可人嫂子成熟丰满的身子,顿时火气暴涨!


  “放手......!”李秀儿羞涩无比,她用力挣脱男人大手,摇摇晃晃冲出浴室。


  砰!


  浴室门被关上,李秀儿紧紧地靠在上面,呼吸急促:她浑身燥热,脑海深处,全都是秦风强壮的肌肉、结实的小腹,以及小腹下面......!


  “他那个......怎么那么?”


  ......!


  回想昨晚,可人嫂子的自言自语,秦风干劲十足:“我就是要凶猛,面对嫂子,任何时候都要凶猛!”


  呼!呼!呼!


  十多种不同材料被他搅拌到一起,形成黑乎乎的泥土。


  最后,这泥土,被他装到一旁电动三轮车上。


  ......三个小时后,蓝海市最大的花鸟市场,秦风站在电三轮上大吼:“精良花土,十块钱一斤,货物有限,先到先得!”


  身后花店中,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出来:“小子,不要在我这里喊,要不然我找人揍你!”


  秦风撇嘴,他从最繁华路段,一直被这些人赶到门口。


  现在,门口这家花店老板又赶人,直接把他赶到市场外面了。


  虽然外面人来人往,但,真正购买东西的不多。


  “精良花土,十块钱半斤,可培育任何一种花草!”


  “呵呵......年轻人,你以为人们都是傻子?”一个老头扫了秦风车上的黑土,瘪嘴道:“整个花鸟市场,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的花土能培育所有花草。”


  “而且,你这所谓的花土,连个包装都没有,一看就是在农村挖的黑泥,不值钱,一毛钱都不值。”


  被人鄙视,秦风又好气又无奈。


  他这花土,根本不是普通人制作的那种花土;而是他用系统技能专门培育,专门用来挣钱发展村庄的。


  原来,就在几天前,他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去网吧通宵玩种植类游戏。


  然后不知不觉睡着了,等醒来后,他脑袋中就多了一个大农民系统。


  大农民系统附赠了一个基础技能:土壤制作。


  经过一番研究,他发现土壤制作可以制作出各种植物甚至是动物所需要的土壤。


  而且技能等级越高,制作的土壤越强大。甚至还有低几率出现极致土壤。


  有了这个大农民系统,他一咬牙,就回到老家,准备把变成空巢村的老家,建设发展起来。


  几天忙碌,他成功的制作出精良花土。


  本以为这精良花土可以买个高价,可是,残酷的现实让他差点绝望。


  看着一个个不信任的眼神,秦风急的只抓脑袋。


  最后,他仰天大吼:“农科院出产精良花土,最后二百斤,一斤五十块,卖完为止!”


  一声大吼,几个刚要进入花鸟市场的大妈围了过来。


  这几个大妈衣着华贵,浑身上下全都是名牌,一看就是有钱人。


  “年轻人,你这花土怎么没有包装?”


  “几位美女,我这花土是我那个在农科院上班的嫂子的朋友的哥哥倒腾的原土。”


  “这种原土,本来是给那些花土公司稀释的,功效相当强大。”


  “我那个嫂子的朋友的哥哥偷偷的弄了点,数量不多,售完为止。”


  几个大妈对望一眼,顿时来了兴趣。


  特别是听到秦风喊她们美女时,心中对这年轻人有了好感:“小弟弟,你这花土真的什么花草都能种?该不会是假的吧!”


  秦风连忙摇头,一脸自信道:“虽然市面上假货横行,但,我这种花土,绝对是真的。”


  “你们购买一种花,更换我这种花土,很快就能见到效果。”


  几个五十多岁的大妈相互对望一眼,有了兴趣:“可是花草种植,要很久才能看出效果,我们怎么知道用了你的花土有效果?”


  秦风眉头微皱,再一次看了看自己制作的花土:一级精良花土:可极速恢复花草元气、减少病虫害、延长花期......!


  后面还有很多功效,不过,看到这里,他就相当满意了。


  极速恢复花草元气,有了这个属性,他相信,随便种植一棵花草,都能够展现出效果。


  “用我这个蝴蝶花!”一个小姑娘捧着一盆蝴蝶花过来。


  “这个蝴蝶花是我刚买的,有点枯萎。”


  秦风扫了一眼,发现这盆蝴蝶花叶子和花朵都有些萎靡。


  “就用这个!”


  小心把这株蝴蝶花取了出来,又在花盆中更换了一级精良花土,然后要把蝴蝶花移植进去。


  花店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呵呵,几位大姐,这小子一看就是乡下土鳖,也不知道从哪里挖了点烂土过来骗人。”


  “要是用了他的烂泥,不小心把花弄死,那损失就大了。”


  “几位大姐要是想买花土,可以到我店里。我店中的花土全都是大公司,大.......!”


  “闭嘴!”几个大妈异口同声,怒视花店老板。


  “刚刚这个小弟弟都喊我们美女,你这又老又丑的家伙喊我们大姐,你什么意思?”


  “我......!”花店老板脸色难看。


  “我什么我?一边去!”几个大妈瞪了花店老板,继续围观花土和蝴蝶花。


  花店老板狠狠滴瞪了秦风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小子,你这狗屁花土如果有效,老子就把这些土全都吃了。”


  秦风冷笑:“五十一斤,你想吃,我还不让你吃呢!”


  花店老板脸色难看:“老子宁可吃屎,也不吃你这狗屁花土。”


  “那你就等着吃屎好了!”


  哄......!


  周围人们一阵哄笑,臊的花店老板面红耳赤,怨毒无比。


  让秦风意外的是,小姑娘根本不怕花土弄死自己的花,继续示意让他移植蝴蝶花。


  蝴蝶花移植进去,那个小姑娘感觉有些天热:“我去买瓶水!”小姑娘穿着一件白色短袖体恤,炎炎夏日,她额头上有了汗水,白暂的体恤有些潮湿,在阳光照耀下,隐约可见她胸口的黑色罩罩。


  秦风盯着小姑娘胸口罩罩轮廓,不断揣摩她的杯罩。


  小姑娘察觉到秦风视线后,不仅没有羞涩,反而挑衅的挑了挑眉头,然后蹦蹦跳跳走了。


  “青春美少女,可惜不是自己的!”看着小姑娘扭动的屁股,秦风唏嘘。


  几个大妈一直盯着移植的花卉,最起初脸上全都是好奇,但,随着时间推移,脸上的好奇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惊喜、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这枯萎的蝴蝶花,怎么这么快就变精神了?”


  几个大妈失声惊叫,瞬间就引起好多人注意。


  花店老板也悄悄的凑到人群中,等他看到那盆换了花土的蝴蝶花后,脸色大变,一脸不信:“怎么可能?五分钟前,这蝴蝶花的叶子都卷了,花朵更是枯萎,怎么现在一切都变了?”


  花店老板眼前,蝴蝶花叶子翠绿,花朵鲜艳,好似翩翩蝴蝶一般,精神无比,好像从来没有移植过。


  周围好多人注意到了这株蝴蝶花的变化,短短五分钟,一个相当萎靡的蝴蝶花,只是在更换了花土后,竟然变的精神无比,叶子翠绿,花瓣明亮。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花店老板用力摇头,根本不相信一个乡下土鳖,竟然有效果这么好的花土。


  “难道这家伙的花土真的是从农科院弄的?不可能,农科院根本不弄这东西。”


  “可是,如果不是从农科院弄的花土,为什么他的花土效果这么好?”


  “正常来说,就算是用最好的花土,也需要半天时间,才能让花卉精神变好。”


  “这一点都不科学啊!”


  “效果这么好?给我来十斤!”一个大妈眼冒金光:“我要把家中的花土全都换掉。”


  “我也要十斤,不,二十斤!”


  周围人们疯了,有不明情况的,在问了其他人知道秦风花土的神奇后,也疯了。


  一个个挥舞了红板,张嘴就要十斤,闭嘴就要二十斤。


  买水回来的小姑娘挤进人群,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的蝴蝶花。


  “我的蝴蝶花去哪了?”小姑娘娇喝。


  一个大妈指着那盆蝴蝶花:“这就是你的蝴蝶花!”


  “不可能!”小姑娘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根本不相信眼前这多鲜艳的蝴蝶花是自己的。


  “我那个相当萎靡,叶子都卷了,花都快掉下来了。”


  “这是你的花盆,里面的花就是你的。”秦风淡然轻笑。


  小姑娘懵了,她捏了捏自己的脸蛋,仔细看了看那盆蝴蝶花,仍然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


  最后,等她清醒过来后,却发现自己抱着那盆蝴蝶花已经被挤到人群外面了。


  看着拥挤的人群把秦风淹没,小姑娘眼中冒出一丝异色:“这家伙要火了......不行,我家里还有其他花卉,我要把那些花土全都换掉!”


  半个小时后,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拎了一斤多花土:“为什么不给我多留点?”


  “美女......要不你多等两天?下次我给你留点?”


  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姑娘,秦风感觉自己没有给她留下足够花土,好像是个千古罪人。


  “这不是还有吗?”小姑娘指着角落堆积的花土。


  秦风指着几个大妈道:“这些是这几位美女的。”


  小姑娘撇嘴:“美女?全都是大妈!”


  秦风尴尬,发现几个大妈没有听到,这才松了口气。


  “给我三斤,再给我三斤花土就行。”小姑娘可怜兮兮。


  “没有!”秦风点了根烟,一边抽着,一边偷偷盯着小姑娘的胸口。


  此时他的位置相当好,坐在车上,正好看到小姑娘体恤下若隐若现的黑色罩罩轮廓,以及浑圆。


  小姑娘眼珠一转,凑到秦风跟前,低语:“你要是肯给我三斤花土,我就让你看一眼。”


  “什么?”秦风愣了。


  下一瞬间,他就见这小姑娘猛地拉了一下领口,大团雪白和深深的沟壑呈现在他眼前。


  大团的雪白和沟壑,被黑色的布料包裹,极致的色彩反差,更是衬托出雪白的浑圆。


  秦风一把捂住鼻子,仰头:“要流鼻血了!”


  呼......!


  一分钟后,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此时再看小姑娘,这小姑娘正美滋滋的装花土。


  “美女,这花土是别人的。”秦风口干舌燥。


  “呵呵......刚才某人差点流鼻血!”小姑娘轻笑。


  秦风嘴角抽搐,眼神下意识落在小姑娘胸口。


  体恤下,高耸的浑圆把体恤撑的高高的,几乎都要把布料给撑爆了。


  “可是......!”


  “你刚才可是看了哦!”小姑娘轻笑,蹦蹦跳跳走了个没影。


  秦风无语,蹲在地上画圆圈:“美女,你还没给钱呢!”


  “年轻人,以后你的花土我都包了!有多少我要多少。”肥头大耳的花店老板凑到秦风身边,趾高气昂。


  “呵呵......你不是说我的花土是假的,是烂泥吗?”


  花店老板嘴角抽搐,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等着吧,小子,等老子摸清楚你的花土底细,老子要让你彻底完蛋!”


  心中阴狠,花店老板强笑道:“哈哈,那个刚才只是意外而已,只是意外。”


  “某人说,输了要吃土......不对,是吃屎。”秦风冷笑,他一点都看不起这个阴狠的老板。


  这花店老板那会咄咄逼人,现在又趾高气昂的要他的花土,真是无耻。


  “年轻人,做事不要太绝了......我王步党,在这个花鸟市场说一不二,不给我面子,以后你别想卖出去一斤花土。”花店老板一脸阴狠。


  秦风冷笑:“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教训我?刚才你做事那么绝,现在又要教训我?你有资格?给你面子?我就算是给狗面子,也不给你面子。”


  “好......好......小土鳖,等着,下次你再来,老子弄不死你,就特么的是个龟孙子!”花店老板气急败坏,一脸狰狞。


  秦风淡然一笑,懒得理会这个疯狗。


  花店老板狠狠滴吐了口唾沫,又骂了秦风是土鳖傻叉后,就气呼呼的回到店里。


  看着那个肥头大耳的花店老板,秦风愤怒,决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疯狗。


  几分钟后,几个在隔壁挑选花卉的大妈过来,让秦风给她们更换花土。


  一阵忙活,十多分钟后,秦风把所有的花土全都更换掉。


  刚刚给几个大妈更换好花土,秦风就看到一抹靓丽的倩影从远处走来。


  一个美女,一个身材火爆,穿着黑色连衣裙的黑长直大美人。


  大美人头戴花边草帽,脸有优色,怀中抱着一盆紫荆花,脚步匆匆的进了花店。


  没多久,他就听到那个肥头大耳的花店老板的声音:“美女,你这个紫荆花这是有病了,必须要输液,还要在外部喷施药物。”


  “如果一切顺利,一个疗程,也就是七天后,这紫荆花就会恢复如初!”


  美女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好,那我就把它放这里!”


  花店老板笑了,凭他眼光,这一次他什么都不做,也能在这个大美人身上捞个一两千。


  “胡说八道......这花根本没有病!”


  一个正义的声音响起,瞬间打断花店老板美梦。


  “谁......谁在胡说?”花店老板一脸愤怒,凶狠的看向不远处。


  黑色长裙大美人也好奇的扭头看了过去。


  一个身材消瘦,留着板寸的年轻人一脸愤怒的冲过来。


  “土鳖,你花土都卖完了,还来我这里捣乱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揍你?”花店老板见是秦风,一脸怨毒和阴狠。


  这瓜子脸的大美人眨了眨美眸,一手按着草帽,好奇的看着秦风:“好帅气的年轻人!”


  心中浮现这想法,大美人俏脸微红,连忙别过头。


  “美女,你这紫荆花根本没有病!”秦风呆呆的看着大美人,心头燥热。


  “什么?”


  大美人和花店老板都一脸怪异。


  “土鳖,滚远一点,你特么的就是一个卖烂泥的,知道什么?再不滚,我真就报警了!”花店老板一脸凶狠。


  秦风冷笑:“你报警啊,你报警后,我正好说你欺骗顾客,再顺道投诉到工商,把这店关了。”


  花店老板怒极而笑:“土鳖,你特么的有胆子啊,我什么时候欺骗顾客了?”


  大美人好奇的看着秦风,美眸一眨一眨,脆声道:“小弟弟,你的意思是我这话没病?”


  秦风点头,一脸自信道:“美女,你这花根本没有病,用不到输液和喷药。”


  花店老板一脸不屑,指着秦风鼻子冷笑:“土鳖,我开店几十年了,给花草看病也几十年了。什么花,什么草,有什么问题,我看一眼就知道。”


  “她这紫荆花有病,得了一种野草枯纹病,在茎秆上、花朵上,全都会出现一些枯纹,相当明显。”


  说话间,花店老板指着紫荆花茎秆和花朵上明显的干枯纹路,滔滔不绝:“这种病,必须要用三千六百倍稀释的二十四滴丁混合其他药物输液后,才能康复。”


  听着花店老板滔滔不绝,大美人崔子格心中一动,感觉花店老板说的很对。


  “我当初在网上查过,说这种纹路就是一种极其罕见的野草枯纹病,必须输液才能治疗。”


  “这个年轻人难道没有看到这些明显的症状?”


  心中疑惑,崔子格随意扫了秦风一眼。


  秦风此时正痴痴的看着崔子格,看这黑长直大美人手捂着草帽,呈现处完美的娇躯,心中火热无比。


  “这大美人,太漂亮了,跟村里李姐的身材不想上下!”


  崔子格正好看到秦风痴迷的眼神,心中升起一丝欢喜。


  不过,随后她又感觉这其实就是这个小男人吸引自己的手段,心中又颇为不悦。


  “老板,你就给我看吧!只要能治好,多少钱都无所谓。”心中一丝不悦,让崔子格选择相信花店老板。


  更何况,花店老板说的太专业了,滔滔不绝,跟她查看的病状,一模一样,值得相信。


  秦风见崔子格选择相信花店老板,相当郁闷。


  他刚刚还想着怎样教训一下这个嚣张的花店老板,正愁着没有机会。


  现在机会送上门,一旁大美人却不给他机会,这怎么能成?


  “美女,你这花真的没有病。不对,这根本不是花,这是藤!”


  “什么?”崔子格跟花店老板再一次震惊。


  如果说刚刚秦风说她的紫荆花没有病还情有可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花草的病状。


  但,现在她手中明明是紫荆花,这小男人却说不是花,而是藤,这太可笑了。


  就在此时,那几个大妈也好奇的围过来。


  “小兄弟,怎么了?”一个大妈仗义上前。


  “没事,就是这个店主没有本事,张嘴乱忽悠人,最后把一件珍贵药材给埋没了,太可惜了!”


  秦风摇头叹息,一脸可惜。


  崔子格轻笑,摇头,脆声道:“小弟弟,我知道你这个年纪都想吸引异性注意,但,也要用好手段,用好方法啊!”


  “我这紫荆花从买种子,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年年开花,如果它不是花,还是什么?”


  “藤?它要是藤,为什么看不到藤蔓?”


  一旁花店老板更是落井下石:“美女,这小子就是乡下来的土鳖,也不知道从那个旮旯钻出来的。”


  “像这种毛头小子,不值得理会。”


  秦风怒极而笑,他上前一步,距离崔子格不过一尺距离。


  极近的距离,让崔子格感觉有些压力。这压力,就算是面对上级领导时,也不曾感受过。


  自信!极致的自信从这小男人身上散发出来,咄咄逼人!


  “这小男人,身子再强壮一点,绝对......!”崔子格想到这里,小脸微红,心跳加快。


  盯着崔子格,秦风甚至都能看到这大美人的睫毛轻颤。


  光滑如玉的瓜子脸呈现眼前,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让他心头更加燥热。


  “土鳖,滚一边去,别耽误我做生意。”花店老板大怒,看秦风凑到大美人跟前,羡慕嫉妒恨!


  “呵呵,你有本事做生意?”秦风冷笑,决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疯狗:“你连花和藤都分不清,还做生意?”


  花店老板狞笑:“小土鳖,你特么的是不是找事?花和藤老子分不清楚?你问问整个花鸟市场上,看谁说这是藤?”


  仗义大妈悄悄凑到秦风身边:“小弟弟,这株花我虽然不认识,但,也知道它应该是花,而不是藤。”


  “走吧,咱们赶快走好了,跟他们争吵不值得。”


  仗义大妈好心,让秦风颇为感激。


  不过,这紫荆花,哪怕是长得再像花,也不是花,而是藤。


  “美女,多谢关心,不过,我仍然确定这就是藤,而不是花!”秦风凑到大妈身边感谢。


  仗义大妈脸红,下意识后退一步,心中暗道:“人家都五十多了,孩子都要结婚了,怎么能这样靠近人家?你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不过这小弟弟真的好帅,要是再强壮一点,想必会......!”


  仗义大妈凌乱了。


  秦风可没有注意到这个仗义大妈的心思,他指着崔子格手中紫荆花道:“这其实不是紫荆花,而是一种异常少见的变种植物紫荆藤!一种珍贵的中药材!”


  花店老板冷笑,吐了口唾沫,一脸不屑。


  崔子格秀眉微皱,她感觉这小男人就是为了吸引自己注意而乱说。


  本来她也想赶走秦风,但,发现周围好多人都幸灾乐祸的嘲笑这小男人时,心中一软:“好,这就是紫荆藤。”


  “小弟弟,我承认这是紫荆藤了,你赶快走吧!”


  花店老板却不干了,他刚刚在秦风哪里碰了个狗血淋头,现在有了机会收拾秦风,根本不肯放过他。


  “土鳖,你说这株花不是花,是藤,那么,你就拿出证据来,把大家说服。”


  “你要是拿不出证据,以后别来花鸟市场;否则,来一次,我揍你一次。”


  “要证据是吗?”秦风掏出一把水果刀,一脸凶狠。


  花店老板脸色大变,急忙后退:“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


  “我这就给你证据!”秦风冷笑,高举水果刀,刺下去。


  “啊......!”女人们尖叫。


  水果店老板,更是双腿一软,直接给跪了。


  众人惊恐中,秦风的水果刀轻轻的划破那株所谓紫荆花的主干。


  一个枯纹划破,有浅绿液体流淌,全都沾染到水果刀上。


  “这是......!”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秦风,不明白他为什么用刀子划破枝干。


  此时,枯纹愈合,只有一滴晶莹剔透的浅绿液体粘连在水果刀上。


  “这株所谓的紫荆花,其实就是名贵中草药紫荆藤。”


  “紫荆藤分雌雄两种,雌性紫荆藤跟大多数藤蔓一样,没有奇特之处。”


  “但,紫荆藤在极其偶然概率下,会诞生雄性种子。”


  “而雄性紫荆藤,跟紫荆花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种东西,生长一定时间后,就会有枯纹出现。”


  秦风滔滔不绝,众人听了直皱眉头:崔子格秀眉微皱,疑惑道:“紫荆花也有这种枯纹病出现。”


  花店老板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叫嚣:“不错,紫荆花也有这种枯纹病出现。你不能说所有得枯纹病的紫荆花,全都是藤......你必须拿出证据!”


  秦风淡然轻笑:“这位美女,如果我没猜错,你从种下这种子,到现在,应该不多不少,正好十九年!”


  花店老板疑惑,不知道秦风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然而,崔子格却是脸色大变:“不错,十九年前,我种下了这个......藤!”


  不知不觉,崔子格有点相信这个小男人的话了。否则,对方怎么会知道她是在十九年前种下这株紫荆藤的?


  秦风笑了,一脸自信:“雄性紫荆藤,在生长十九年后,就会产生枯纹。它枯纹中蕴藏的汁液,是一种十分名贵的药材,千金难得!”


  “而紫荆花的枯纹汁液恶臭、发黑,根本不是这种颜色。”


  崔子格看了看秦风水果刀上浅绿色液体,轻轻点头。


  她在网上,看到关于野草枯纹病的一些描述。


  那些描述,跟秦风说的一模一样。


  一旁花店老板突然感觉不妙,他也知道,紫荆花出现枯纹后,刺破枯纹,会有恶臭的液体流出。


  可是,眼前这株花的枯纹刺破后,流出的竟然是绿色的,带有一缕清香的液体。


  “难道我错了?不可能,我不会错,我......!”花店老板用力摇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错了。


  看到众人信服的表情,秦风相当满意:“雄性紫荆藤跟紫荆花的区别,就是看枯纹中的液体。”


  “小弟弟,你好厉害!”仗义大妈一脸称赞:“小弟弟,你博才多学,了不起!”


  秦风尴尬一笑:“那个......美女,这些知识都是我们村老头老太太们说的,我就是转述一下。”


  “呵呵......转述也不错。”仗义大妈若有所思。


  花店老板懵了,他看到周围顾客们都一脸信服的看着秦风,对自己充满不信任后,狗急跳墙:“土鳖,你说这东西是名贵中草药,它到底珍贵在哪里?有什么特效?”


  “有本事你把这东西的特效展现给大家看,要不然,你口说无凭,谁相信?”


  “不错,小兄弟,你快说说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特效?”众人议论纷纷,一脸期待。


  崔子格没有说话,但,她也很想知道这紫荆藤到底有什么效果。


  秦风不屑的扫了那个花店老板一眼,本来他打算私下告诉紫荆藤的主人,这东西有什么效果。


  但,花店老板不甘心失败,竟然当众挑衅,让他恼怒:“呵呵,你开花店几十年,难道不知道雄性紫荆藤效果?”


  花店老板尴尬,恨不得低头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我忘了,你连花和藤都分不清楚,见识短,愚蠢,也很正常!”


  “你......!”花店老板面红耳赤,指着秦峰哆嗦不已。


  周围人们大笑,就连崔子格,也捂了草帽,笑的眼睛都弯了。


  “我就让你看看这价值千金的药材效果。”


  说话间,秦风拿着水果刀,走到仗义大妈跟前:“美女,借你脸蛋用下。”


  “啊......!”


  众人大惊,以为秦风要拿着水果刀给这个中年贵妇人毁容。


  仗义大妈也是惊慌,看着明明晃晃的水果刀,纠结不已。


  “美女,我就用这东西涂抹到你脸上。”


  “好......!”大妈纠结一番,最终点头。


  一滴浅绿色液体涂抹到大妈的脸上,在轻轻揉了一分钟后,秦风站在一旁,让大妈的脸完全呈现在众人面前。


  哗......!


  等人们看到大妈的脸后,顿时混乱起来:“不可能,刚才这大妈脸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蚊子,怎么现在没有了?”


  “尼玛,这是用了魔术手法?”


  仗义大妈嘴角抽搐,恨不得把那个说自己皱纹能夹死蚊子的家伙打死。


  不过,随着众人议论纷纷,她也感觉到自己脸蛋有了变化。


  她感觉自己的脸蛋好像变的更加绷紧了,掏出一个小镜子,她照了照脸蛋,然后尖叫一声,直接晕了。


  仗义大妈尖叫着,镜子中,脸上能夹死蚊子的皱纹不翼而飞,脸蛋光滑细腻,好似女孩的肌肤。


  “这种可以美容养颜的紫荆藤,最忌讳喷施药物。”


  “刚刚这个花店老板什么都不懂,差点毁坏了这株紫荆藤。如果真的让他给紫荆藤输液打药,这紫荆藤就会死去。世界上将会少一份养颜美容的绝佳药材。”


  秦风一脸淡然。


  轰!


  疯了!所有人都疯了。


  “混蛋,你差点把好东西给毁了。你要是把这东西毁了,老娘怎么变年轻?”一个大妈一巴掌抽在花店老板脑袋上。


  然后,她挥舞了银行卡,冲到崔子格跟前:“小姑娘,十万块钱我要紫荆藤。”


  “我出二十万!”


  “美女,我踹了那个傻叉店主一脚,把紫荆藤给我用两天吧!”


  疯狂的人群,淹没了那个崔子格,也把那个花店老板淹没了。


  然而,淹没崔子格的全都挥舞了钞票和银行卡。


  而淹没花店老板的,全都是挥舞了拳头和大脚丫子。


  等崔子格好不容易报警求助,警察到来后,她才失望的发现,刚刚帮了自己的年轻人走了。


  看着手中的紫荆藤,崔子格脑海中全都是那个小男人一脸自信的帅气身影。


  “只是,谁把我的紫荆藤掐了一段?”


  崔子格看着那株让女人疯狂的紫荆藤少了一个枝杈后,心疼无比。


  呼!呼!呼!


  一份份花土调配成功,到了晚上十点多,秦风终于把土壤制作升级到二级:二级土壤制作:土壤肥效大幅度提升,可加快植物生长、较快速度恢复植物元气、减少杂草、减少病虫害......!


  所需要配方:牛粪一点九份......鸡粪一份......草木灰三份......!


  新的配方,跟一级配方所用东西一样,只是彼此的用量有了差别。


  土壤制作升级后,秦风立刻就动手制作二级花土。


  十分钟后:二级花土普通:加快花草生长速度、增加成活率、减少病虫害、小幅度增加元气恢复......!


  新制作的二级花土是普通等级,但,秦风仍然十分满意。


  他制作了这么多花土,摸清楚了其中等级:劣质、普通、精良、极致四个等级。


  其中劣质的最多,普通的较少,至于精良花土,他也就制作成功一份而已。极致级别的,估计是千金难求。


  一节偷偷在崔子格花盆中截的紫荆藤种植到二级普通花土中。


  浇了点水,看着紫荆藤缓慢恢复生机,他欢喜无比。


  “嘿嘿,老人家们说的对,要是能发现一株雄性紫荆藤,绝对是要逆天的。”


  “只要这株紫荆藤能繁衍下去,那么,我以后单独依靠紫荆藤药液,就可以赚很多钱!”


  “有了钱,我就能改造这个空巢村,让村子兴旺,不至于被撤销。”


  意外收获的紫荆藤,让他兴奋无比。


  他根本不怕那个崔子格也培育繁衍紫荆藤,因为,紫荆藤的繁育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若非他制作出二级花土,他也没有本事繁育。


  因为,从主干上截取的纸条,相当容易死亡。


  “可惜,早知道我就留一份精良的花土了,有了那份精良花土,哪怕只是一级的,也有百分百把握培育成功。”


  有了这次经历后,他决定,以后只要出现精良级别的土壤,他绝对不去贩卖,要留下来,等着紧要关头使用。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晨他早早起来。


  先是查看一下栽植到大水缸中的紫荆藤,发现这小家伙已经恢复精气神后,他总算是放心了。


  馒头、玉米粥、咸菜。这就是他的早饭。


  吃饭后,他不顾天色尚未大亮,就直奔隔壁李秀儿家。


  “嫂子......嫂子,我是秦风!”


  咚!咚!咚!


  敲着李秀儿家的大门,秦风不断喊叫。


  “等一下!”院内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


  “哦!”


  没多久,大门打开,一个美少妇出现在他眼前。


  这美少妇柳眉杏眼,鹅卵脸;一头黑色长发扎了个马尾,相当精炼。


  打量李秀儿,秦风不得不感叹这个美少妇真是极品尤物。


  虽然她穿了肥大的衬衣,但,胸前高耸,把衬衣扣子都要撑掉了,隐约间,可见她衬衣下面光秃秃的,半截浑圆若隐若现。


  更加让他喷血的是,这美少妇竟然没穿罩罩,胸前的凸起相当明显。


  “嫂子......!”秦风口干舌燥。


  “啊.....秦风,有事?”李秀儿小脸微红,察觉到男人的眼神后,下意识遮挡胸口。


  男人这种眼神,让她想起昨天晚上,自己闯入浴室,把遗忘在浴室中的内衣拿出来的画面。


  想起昨天晚上的画面,她全身燥热!


  “我想借用你们家的旋耕机!”秦风咽了口唾沫,看着李秀儿羞红的脸蛋、火爆的身材,只恨浪费。


  这李秀儿的男人出去打工五年多了,一次都没有回来过,每年就给她一点生活费。


  现在,这个美少妇,带着一个六岁大的女孩独自生活,相当艰苦。


  “用旋耕犁干什么?那个机器已经五年多没有用过了。”李秀儿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


  “耕地......!”


  耕地......!


  这话一出,李秀儿小脸更红。联想到这男人盯着自己胸口看的眼神,她小心肝砰砰乱跳。


  “我这块地,好多年都没有被人耕了。”


  这话到了嘴边,连忙被她咽下去。


  “那个......我不知道能不能用。”李秀儿低着头,下巴都碰到胸口了。


  “能用,能用,我修理下就行!”秦风连忙点头,生怕李秀儿拒绝自己。


  “嗯!”


  李秀儿闪身,示意秦风进园:“现在耕地干什么?去哪里耕地?”


  听这美少妇清脆的声音,秦风很想大吼一声:我要耕你这块肥沃的土地。


  “周围几个空巢村都合并到咱们村了,合并后,有一块一千多亩的平整土地在咱们村外。”


  “那块土地已经荒废好几年了,我跟老书记说了下,土地就让我承包了。”


  “我打算耕种一下,然后在上面种玉米。”


  李秀儿眼神怪异:“哦!”


  “秦风,你真不打算出去了?”


  “嫂子,我不出去了,这里有我的牵挂!”秦风想到生于斯长于斯的村庄有可能在今年年底也被撤销,心中不忍,就要留下来发展村落。


  然而,他一番话,却让李秀儿给误会了。


  这美少妇别过头去,心跳加快,浑身燥热。——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