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吧

【六尺师苑】 魏晋名士的多棱镜——我读《世说新语》

来源:lcx1690    发布时间:2018-01-22 08:11:07




✦   当下中学生学语文有两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前者是因为古今语言的差异和文言的枯燥,后者是因为不知如何选材如何描写。对此,我往往建议他们读《世说新语》。因为借助《世说新语》浅显有趣的语言可以轻松读懂文章,进入博大精深的古典文学宝库,而鲜活典型的细节描写可以让学生悟出记事写人的方法。



 ✦    首先,《世说新语》写人是立体的。




▲  譬如,率真而残忍的曹丕。

      王粲死了,曹丕率一群文友去吊唁,对送葬的客人说,王粲生前喜欢驴鸣,你们各人都学一声驴鸣来送送仲宣吧,客人们竟真的都作了一声驴叫。(《世说新语﹒伤逝第十七》)

 汉魏之际,好作驴鸣者颇为不少,以模仿驴叫以吊祭好友,譬如戴良、孙楚,也许是驴鸣响亮,也许是这些名士好为惊人之举,借以表现其特立独行的名士风度吧。但以曹丕之尊,亲自来吊祭臣子,已经很有人情味,可为了满足文友生前的爱好,竟然让众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学驴叫,可谓率真见性。



可就是这样一个真诚对待文友的人,对可能威胁到自己太子位置的兄弟却阴险毒辣,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   曹丕忌惮弟弟曹彰骁勇健壮,于是趁着一起在卞太内阁下围棋,一起吃枣子的时机,想用毒枣将其毒死。“(曹彰)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预敕左右毁瓶罐..太后徒跣趋井无以汲。须臾遂死。”曹丕还要赶尽杀绝,进一步加害曹植,卞太后悲愤大喊:“汝已杀我任城,不得复杀我东阿。”(《世说新语﹒由悔第三十三》)寥寥几笔,一个手足相残的悲剧场面跃然纸上。


      在死去的文友面前,曹丕表现了人性的温情,是个率真可爱的人;在政敌面前或者自觉有潜在威胁的面前,则是一个灭绝人性的阴谋家。这两种看似截然相反的做法,居然统一在他一人身上,且都含有蔑视礼法的特点。看来,不拘礼法甚至蔑视礼法,也不可一概而论。也许,帝王的宝座、权力不容窥视的本能,是使人性异化的魔杖吧!


 ▼ 再如,那个素有神童和孝顺之名的王戎。“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看道旁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戎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这一细节广为流传,可见其聪明颖悟。本书中还记载着王戎因母亲去世而内心哀伤以致形销骨立的故事,表现了他的至孝。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王戎还有贪财、吝啬的一面。在《世说新语》第二十九章“吝啬”中有这样两则故事。“司徒王戎既富且贵,区宅、童仆、膏田之属,洛下无比。契疏鞅掌(契约账簿繁多),每与夫人灯下散筹算计。”魏晋名士追求旷达超脱,而王戎竟与夫人在灯下用筹码计算家产,其嗜好金钱的土豪形象跃然纸上。更令人不齿的是,王戎有良种李,卖出去时,怕别人得到良种,竟然总是先在李子核上钻个洞。如果这则故事是真的,那么王戎的为人简直太卑下了。可见,名人也有两面性,而人们看到的往往是他们光鲜的一面。

 ▼  再如,民族英雄祖逖的放肆。他年轻时就以恢复中原为己任,是历史上有名的“闻鸡起舞”“击楫中流”典故的主角,曾率军北伐,一度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后因朝廷内乱忧愤而死。但也是这个民族英雄,为了改善公库私库都不丰裕的现状,竟然经常派人到秦淮河一带公开抢掠,而负责官员也容忍不予追究。




看来,对于政治家来说,人们主要关注其历史功绩,对其他小事,则略过不提。而《世说新语》让我们看到了这些名人的另一面。


 ✦ 其次,《世说新语》写人注重选取典型的细节。




选择典型细节刻画人物,应该算是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因为按照文学史分类,《世说新语》属于笔记体志人小说,而细节描写则是小说最重要的表现方法之一。细节鲜活,文章则具体、生动,刻画人物则能传神地表现人物个性、内心和气质。


 先看王谢两家多姿多彩的个性。一部《世说新语》,王谢两家族是不可或缺的主角,书中多个章节通过神态、语言和动作描写的细节刻画了两大名士家族的特点。


神态、动作描写表现其性格。王羲之听人将他的《兰亭集序》与石崇的《金谷诗序》相提并论,“甚有欣色”。殊不知在文学史和书法史上,《金谷诗序》哪能与《兰亭集序》相比。而谢安呢,本无心出仕,但他认为形势逼人,恐不得不出。其夫人戏谓安曰:“大丈夫不当如此乎?”谢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甚有欣色”和“捉鼻”两个细节,不经意间展现了他们或好名或自负的一面。


简练的神态描写表现其风度。谢安在东山隐居时,曾与孙绰、王羲之等一干名士泛舟湖上,风起浪涌,孙王等人大惊失色,而“太傅神情方旺,吟啸不言”,这种面对风云突变神情自若的定力,也是其成为一代名臣的深刻原因之一吧。淝水之战捷报传来而谢安不动神色的细节则更令人叹为观止。


察言观色,借古语见其识人之明。“王氏兄弟三人人具诣谢公。子猷、子重多说俗事,子敬寒温而已。既出,坐客问谢公:“向三贤孰逾。谢公曰:‘小者最胜’。客曰:‘何以知之?’谢公曰:‘吉人之辞寡,燥人之辞多。推此知之。’”谢安从王献之的稳重寡言,推知其为兄弟中之佼佼者,可谓独具慧眼。


语言夸张,活现遇人不淑的牢骚。王谢两家多有联姻,也免不了因此而产生的嫌隙,其中最出名的典故为“天壤王朗”。谢安那位享有“咏絮之才”盛誉的侄女谢道韫,嫁给王羲之儿子王凝之后,“大薄凝之。既还谢家,意大不悦。” 竟然鄙薄道“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也难怪,王羲之一家世事五斗米道,而王凝之尤甚,危急之时只知入静室请祷鬼兵相助。而谢氏家族人才辈出,大多是风流一时的名将重臣,无怪乎王勃在《滕王阁序》中不无羞惭地写道:“非谢家之宝树”“。看来,在教育子女方面,谢家比王家要更成功。难怪从小见惯世面的谢道韫当然会对自己的夫婿有所不满了。


倾听桓温英雄迟暮的慨叹。桓温北征,经金城,见年轻时所种之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桓温是东晋大司马,雄豪逸气,三次北伐,野心勃勃,参与废立,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典故。其“攀枝执条,泫然流泪”的细节,是跃然纸上的真性情,壮志未酬的英雄泪。几百年后,辛弃疾面对壮志难酬也叹息道,“可惜流年,忧愁风雨。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这是借古人酒杯浇自己胸中块垒,也是对桓温的深刻理解。又过了几百年,晚年毛泽东再读《枯树赋》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慨叹。“树犹如此,人何以堪”,这是真名士、大英雄对年华易逝,功业难酬的喟叹,甚至还是人类对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的悠长的一声叹息。



品咂才子陆机的末路哀鸣。陆机与兄弟陆云为东吴才俊,其祖陆逊曾大败刘备,火烧连营七百里,父亲陆抗也为东吴名将。东吴灭亡,陆机、陆云弟兄如丧家之犬般由南入北,忍辱负重意图伺机再起振兴门庭。谁知在“八王”之乱中受诬陷而被杀,临死时方悔恨当初进入仕途。《尤悔》第三十三中写到,“陆平原河桥败,为卢志所谗,被诛。临刑叹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陆机的“华亭鹤”之叹与李斯的“东门犬”之悔,时代不同而性质相似,都成了文学史乃至人类史上追逐富贵反遭惨祸的典故。“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红楼梦》中的这副对联正道出了人性的某种悖谬。



✦ 再次,《世说新语》写出了魏晋名士审美意识的觉醒



 

✦时下,人们对美的追求日甚一日。在演艺界,对人物的称谓变化不断,美女帅哥已不再新鲜,代之以小鲜肉、老腊肉、老干部、男神、女神等。甚至某些精英行业的“颜值”水平也越来越高,仿佛整个社会都在追求颜值。有人担忧,一个团体或企业若只接纳长相出众者,后果终归是可怕的。


其实,对美的追求古已有之,魏晋时期尤其如此。哲学家和文学家称之为审美意识的觉醒。《世说新语》第十四章“容止”就是专门叙述魏晋名士因容貌举止的而导致的毁誉。

▼   先说一个极端的例子。“潘岳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携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潘岳就是黄梅戏里唱的“人人夸我潘安貌”的帅哥,因貌美而为妇人围观;而左思则因其貌不扬而被妇人乱唾,可见魏晋时期妇女们对美丑的爱憎直截了当,可以肆意宣泄而没有什么拘束。尽管“"陆才如海,潘才如江",两人都是当世著名文学家,都有传世之作。左思甚至更胜一筹,且有个做皇妃的妹妹,但在爱美的妇人面前,两人的待遇天壤之别。



▼   当然,颜值高也有坏处,“卫玠从豫章至下都,人久闻其名,观者如堵墙。玠先有羸疾,体不堪劳,遂成病死。时人谓之‘看杀卫玠’”。虽有夸张的成分,但仍然表现了当时人们对美的追求可谓登峰造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能大胆表现自己对美的追求,应当说是审美意识的觉醒。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魏晋人确实坦荡。



▼   当然,魏晋人审美绝不限于面貌姣好,他们更看重气质。“魏武将见匈奴史,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琰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这个故事纯属小说家之言。但也说明,相貌堂堂尽管让人赞美,而英雄气质则更受尊重。


想起了某当红明星,其奢华大婚上嘉宾云集,耗资过亿,以致上海滩交通拥堵,舆论哗然,为人诟病。而大作家莫言,在瑞士发表获奖感言时曾提到,因相貌丑陋,招致村子里很多人当面嘲笑,学校里霸蛮同学的殴打。甚至进城后,仍有自诩有文化者在背后甚至当面嘲弄其相貌。看来,青睐帅哥美人鄙薄貌不惊人者,古今都有其市场啊。只不过,魏晋人表现得更加张扬更加坦荡罢了。

时光流逝,时移世易,人们的审美趣味已发生了巨变。但不少行业仍摆脱不了严重的以貌取人倾向。人们看重颜值,可能与社会日益富裕且人们更加注重打扮有关。其实,无论古今,徒有其表、绣花枕头一类人,最终是不会为人认可的。而魏晋的潘岳、左思最终还是凭借他们的作品流传后世的,而当今的莫言,不也是凭借其伟大的作品获得了世界的认可,成为中国首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从而成了中国百姓心中的“文曲星”吗?


   ✦第四 、《世说新语》表现了魏晋名士的放诞




▼   鲁迅先生曾有一篇文章《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深刻阐明了魏晋读书人嗜酒的原因。魏晋时期士人阶层中嗜酒成风,而且毫无节制。其主要原因是纵欲享乐。刘伶因饮酒过度而伤害了身子,妻子哭着劝他戒酒,但他却说:‘妇人之言,慎不可听。“接着就饮酒进肉,结果酩酊大醉。



▼    魏晋时代政治黑暗,社会动荡,士人们徘徊其间,常有朝不保夕之忧。于是种种放诞行为便应运而生了。这些放诞行为多为借酒行之。嗜酒的原因之二是惧祸避世,明哲保身。

▼   王勃《滕王阁序》云:“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阮籍生活在曹魏和司马氏争斗的时代,他既不能违心屈己倒向司马氏,又不敢公开与之对抗,只好狂放不羁,借以避祸全身。有时独自驾车出行,在无路可走时便恸哭而返,借此宣泄不满于现实的苦闷心情。有时终日饮酒不问世事,借以保全自己。他在为母亲服丧期间,纵情酒肉,虽遭到何曾的弹劾,但晋文帝司马昭却从《礼记》里为他找到了借口。也许,这就是阮籍想达到的效果吧?

但有的醉酒则表现了任放的名士风度

▼“阮公邻家妇有美色,当垆沽酒。阮与王安丰尝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终无他意。”邻家买酒的妇人虽然貌美,但阮籍醉眠其旁,毫无亵渎之意,可谓纯乎自然,令人惊叹。而卖酒女郞的老公在此也显得很旷达。

▼   还有那个晋朝人张翰呢。在洛阳做官,在秋季西风起时,他想到家乡莼菜羹和鲈鱼的美味,便立即辞官回乡。在《世说新语》作者看来,这种行为也是任性旷达,值得称道的。而辛弃疾在《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中说“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则是借此表达自己抗金复国而不愿归隐的远大志向。



读《世说新语》,仿佛透过多棱镜,你仿佛穿越千年和他们聊天,欣赏到那些名士们的音容笑貌,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丝毫也不觉得枯燥。这真正得益于作者善于选取典型细节,用白描的手法出之。鲁迅先生评价说:“记言则玄远冷峻,记行则高简瑰奇。”《世说新语》称之为魏晋名士的多棱镜是毫不夸张的,高中生们若认真品读此书,一定能从中得到启示,写出有个性见真情的佳作来。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