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吧

何志铭┃陕北文化说

来源:sbwh7222084    发布时间:2020-01-18 14:39:15

欢迎关注陕北文化研究会

如果喜欢本期文章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给朋友吧~


何志铭导演





很久以来陕北遭受着双重压迫,经济绝对落后,偏离文化中心。年过半百的人都不会忘记陕北的过去,贫困苦寒,荒渺千里,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生存条件极端艰苦。一言蔽之,陕北经济的落后其本质是文化落后的必然结果。

 

陕北并不甘心,明朝末年,以李自成,张献忠为首的36营农民军和上世纪初陕北共产党人刘志丹、谢子长、高岗创立的陕北苏区为标志,以此为起点,似乎可以说“天下大事无法绕开陕北”!当中共在南方丢光了所有的根据地后,是陕北苏区使这支濒临绝境的队伍转变了命运,重新获得了生机。 


陕北的不甘心,其表现还是文化的生存,视野的拓展,奋斗与挣扎。 


陕北的俊杰英雄均以文化为标志,李自成、张献忠也不是白丁,明末农民起义军以失败成寇,大多湮没于史书,可中共和国民党出了一大批文化英雄却是历史事实。 


李子洲、刘志丹、谢子长、高岗、贾拓夫、张德生、马明芳、刘澜涛、马文瑞、李鼎铭、王兆相、张秀山、张达志、闫红彦、闫揆要、贺晋年、常黎夫、杜聿明、张季鸾、胡星元、杜斌丞、柳青、马建翎、路遥、张子良······ 


成功的人物是文化觉醒的产物。他们吸收了地域文化中,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优秀部分,觉悟了陕北文化在中国大文化中的位置,改变了陕北和自己的命运。以文化传承得之已永恒,彪炳青史。 


多民族的交汇,游牧文化的习性,在陕北它是双刃剑,所以陕北人宁折不弯,粗犷型思维,义气用事,可谓英雄气短,收场悲壮。 


李自成最后被农夫锄头刨死,张献忠最后被背叛自己的兄弟一箭射死。王嘉赢被自己的小舅子砍死,割了头向清军领赏。 


刘志丹东渡饮弹,死于沙场,谢子长被枪伤夺命,高岗、马建翎死于自杀。贾拓夫死后连失尸骨都看不见,李鼎铭逝去时差点没人送花圈,张季鸾、柳青死于肺病,张德生死于胆囊癌,他们都没能活到60岁,路遥四十二岁死于肝病,张子良66岁死于脑病。路遥写一本书花了六年时间,张子良一病躺了九年。一些陕北籍老干部在政坛上的失意,更让人思绪万千,难以言说,其实质细想而来还是文化人格的缺失与不足。 


假如操着陕北方言,唱着信天游的李自成文化视野再开阔些,不应着迷于紫禁城的红墙,在打遍中原无敌手的态势下,不急于进京,而是拥兵百万直扑山海关外的努尔哈赤,消灭女真满清,或是坐守西安,待明军与满清一决雌雄后,再争鹿死谁手,中国历史会是何等模样。        

 

一九三六年冬天,毛泽东这位湖南青年,在陕北大山之巅,他凝视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苍茫大地,他悟其玄机,接受了李闯王文化缺失视野狭窄的历史教训,终于稳操胜券。 


“天下大乱;西北先乱”。揭竿而起是穷怕了,“人吃人”一个字“穷”。我们从小受到几乎全是饥饿与死亡的恐怖传说。文化是什么,谁也说不清,因为活下来都不容易,况且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文化是个甚么玩意。 


改革开放30年,陕北向着小康一路狂奔,有不少人已经跑到了财富的终点,却蓦然发现自己的精神是寂寞的。 


在陕北有人惊呼:什么人都能有钱,而山汉不能有钱!这到底是怎么了?山汉有了钱,胡作非为,丧失人伦,羞辱了陕北人。资源换来的大款,汽车与洋房。挖煤,抽油,陕北成了冒险家的乐园,人们热衷于意外的成功,中奖,空手套白狼,没人想靠文化与诚实的劳动获取成功。 


榆林,这座原本民风淳朴的边塞小城,工业文明的一些弊端,仿佛一夜之间显现出来。 


陕北文化的缺失与忽略,似乎表现在了不重视人才,更缺少人才生长的环境。所以大学生走了,美女走了,连大款对生养他的土地都嗤之以鼻,去了西安、上海、北京,甚至远到山东海滨城市青岛买房定居。 


今天的陕北农村,只有白发苍苍,垂暮的老年人和光屁股的娃娃还在静静地守候,许多的乡村学校空无一人,只有那城里人遗弃的宠物猫狗,流浪在乡间村落。


 2009年我回到故乡榆林,转了几户亲戚朋友家,也在乡下住了几宵,最让我感伤的是很少有人家有几本书。过去陕北流传这样的事,政府号召扫盲,然而有些人家却掏钱雇人去上学,把读书当作赋税。陕北人不爱读书,只识弯弓射大雕。我的一些亲戚为孩子读书伤透了脑筋。清代,一个朝廷命官在陕北呆了几年,总结出著名的“七笔勾”。正是这些陕北的蓝衫儒流,匾额挂门楼,不想长安走,荣华坐享够,因此上把金榜题名一笔勾。正是这样的地方,圣人布道偏遗漏。陕北人吃粗粮,正象回民不吃大肉,吃牛肉,能把小吃粗粮做出顶级水平。谁家出个读书人惊天动地,颇为稀贵。一个成功作家路遥背后不知有多少陕北人做过人梯,这就是陕北人的义气与热血性格。 


路遥死了15年,至今无人替代。2008年秋天,一个热爱文化的老人崔月德死了,他为地方的文化发展半生奔走,历经甘苦。陕北经济的迅猛发展,一旦遇到文化的投入,你常会看到官员直摇头,然而看着他起高楼,宴宾客······每当我走在陕北大地倍感伤心。 


当中国大地文化洪流激荡澎湃之时,陕北文化在沉睡。 


离开你三十多年了,似乎今天才知道爱你有多深!陕北文化的失落最直接的危害是文化人视野的狭小,禁锢了脚步,阻塞了大脑和文化的创新。那些与生俱来的小家子气,使许多文化人浑然不知自己有多么愚顽而幼稚。从微观上看,小圈内还文人相轻,窝里斗,从宏观上看,坐井观天,夜郎自大者比比皆是。 


权利与荣耀哪能战胜时间与岁月的磨洗,曾经的专员、县长,那些权力强人哪去了?文化留下了光绪年间的湖南人刘厚基,他的文德以他编著的《图开胜迹》为证。 


陕北拿什么来拯救你?你迷失了已经好久了! 


文化,文化,还是文化,只有文化才是我们国家民族的精神家园。2009年之春,我在西安陕北人家餐馆,没饮酒就听一曲陕北民歌,我醉了,太美了,陕北太美,陕北人太美了。不久前我在西安看了陕北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几十个陕北女子举着花伞,穿着色彩鲜艳地衣裳起舞,在一片暴风雨般的掌声中,我热泪夺眶而出,发自内心说出了:陕北我为你骄傲,下辈子还做陕北人! 


没有民歌的民族才是悲哀的,是陕北民歌散发出得大文化,让我们知道,陕北曾今有过如此简单而有丰富的民间生活,如此朴素而又深沉的心灵,怎能不撼动人心!你会知道文化有着如此巨大的魔力,文化的精神之光就是这样曾经照亮中国的陕北高原。 


最珍贵的是文化的优势。陕北不仅仅以资源服务全国,还要以文化产业影响全国,吸引国际眼光,从而赚文化资源的钱。而眼下陕北的文化影响力跟资源优势不大相称,更谈不到变成经济实力。


 如今,经过漫长的苦难,陕北扔掉贫苦的帽子,终于可以向文化倾斜。把经济发展的兴奋点安放在文化上。文化是软实力,而不是点缀经济的花瓶。创造一个宽松广阔的文化氛围,陕北的企业家,政府官员,文化人都要重视文化、扩大视野,在这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年代,文化品牌的占有,必定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当然,文化的筑就往往不会像种庄稼一样当年就有收成,但只要你播种了,会有十倍的回报馈赠你,所以最后的胜者一定是那些坚持不懈,远大目光之人。 


从明朝末年至今,三百七十多年,李自成农民起义,陕北闹红两次大革命,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陕北,在中国历史的大舞台上崭露头角,决定了中华名族的方向与命运。历史就是这样给了陕北两次重要的机遇,如今,新的能源革命又一次把陕北推向了世人面前,我们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全力进行文化创新,提升人的品质,把陕北建成人间一方净土。 


陕北,有着马背民族勇敢无畏到处生根开花的活力,有着农业文明精耕细作的智慧,知识改变命运,视野决定方向,文化传承永恒,陕北文化的真正兴起之日,就是陕北人的重生之时。陕北文化不只是陕北的,而应该是中国的先锋文化,激励我们为中华民族做出更大贡献!


作者:何志铭。西安电影制片厂西部电影集团导演。



  关注陕北  关注陕北文化

  做独立 平静 豁达的文化人

       声明: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值班编辑:张 永

邮箱:78269264@qq.com

电话:1862912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