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吧

[短篇]  画地为牢|谁来替我照顾你

来源:ly_wenxue    发布时间:2019-12-29 20:56:33

文/楚十万:一个喜欢悬疑的老妹儿,藏于心中,不能忘怀。

 


或许你也不需要吧,我的深沉爱意。

——题记

林逸

“嗨,老朋友。”我把酒杯满上,头有些晕,他真能喝,次次拎来的佳酿全被他尽数喝光。

他不醉,我醉。

醉倒在春日的艳阳里,醉倒在冬日的大雪里,醉倒在他讳莫如深的眸子里。再也醒不来。

我强撑着不停打架的眼皮,借着酒意抬起他的手指引他抚上我的脸:“嘿,老伙计,看看我,我是林逸,还记得我吗?”

我的老朋友只顾着喝酒,连头也不抬。

我劈手抢过他手里的酒杯,仰头喝干,我努力站定,狠狠瞪着他:“这酒真是个好东西,能让你忘了她,也忘了我!”

夏洛摸索着拿起酒壶往嘴里猛灌。

“失去声音失去眼睛你都不放过自己,我呢?我算什么!”

他不答话。

我恍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站在原地不敢吭声。

又嫌我恶心了吧,我这个在你眼中的垃圾,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你的表情为什么那么……令我心痛。

寂静的山谷里我听到自己倒地的声音,朝着他的方向,我最后一次伸出了手,夏洛,抱抱我。抱抱爱了二十年却被你嫌弃恶心的我。

我想我真是不该,不该让夏洛想起当初的卡洛,想起他如何为她甘愿连性命都放弃,却还是阻止不了她与别的男人高飞远走。这是他的旧疤,不愿提起的旧疤,我却非要把它撕开,鲜血淋漓。仿佛这样,才能对比出陪伴他二十年的我的哪怕一丝丝的好和那个女人的蛇蝎心肠。更不该不听医师的嘱咐,喝酒和情绪过激。

长年累月的疾病终于还是击垮了我。

可是,我的夏洛,往后的岁月里,谁来替我照顾你。

 

夏洛

我想我真是疯了。竟然对一个男人动情。

说出去实在太好笑,唯有把深沉爱意压在心底。

大约是数十年如一日的陪伴吧,大约是他抬起我的手抚摸他的脸的时候吧,大约是他明明不能喝酒却硬要陪我的时候吧,大约是,他趁我喝醉,悄悄凑过带着酒香的唇吻我的时候吧。

卡洛,我真是不该,不该背弃我对你的承诺,即使你已离开了我。

我惊惧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意,它让我每日难以入眠,每日胡思乱想。

林逸的家人又来找到我,哦不,那不是他的家人,是他的未婚妻。

她凶狠的摔碎我屋内的陈设,脱下高跟鞋带着决绝的味道狠掷向我:“你真脏!”

我仰头,感觉脸上有阳光的温度,暖暖的,像那日他嘴唇上的温度。

他的未婚妻发泄了许久才离开。

我摸索着将屋里的东西回归原位。我怕他看到,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怕他看到。

第二天晌午,林逸拎着两壶老酒走到我跟前:“我带了陈年的酒哦,还有你最爱的花生米……”

他念念叨叨,我忍不住落下眼泪。

“夏洛,你怎么哭了?”他有些惊慌。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有闷头灌酒。

他不说话了,也和我一样,闷头灌酒。

他一定误以为我是因为想卡洛而流泪吧,不然怎么会那么狠命的灌自己。

我想说给他听,我不是想她,你不要流泪。

话到嘴边才又想起,我永远的失去了声音,早就不能开口说话,不能看到他准确的位置,伸出手来,抱一抱他。

喝醉了的林逸独自下山,我知道,他还会来。

就如同今天,他借着酒意质问我他算什么。

我默然,我说不出话来,林逸,你又何苦为难我。

我扭头回了屋子。

恍惚间,我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

怎么了?我想转回去看看他,被绊倒在地时只好作罢。

他这么大一个人,能有什么事。我爬起来挪步到床上,过了好久才终于沉沉睡去。


总编:习风

编辑组长:七渺渔

责编:玉芜